光遇:可怕的bug,让我进入光遇黑暗里世界,感受温暖背后的寒意

第六人格传说 2020-11-22 18:48:34

大家好,我是第六君。

写这篇文的契机,是因为玩光遇时,发生了一个bug,这个bug很可怕。

整个世界,沦为一片黑暗,完美无缺的黑暗……

和那种能给人安全感的黑色有所不同,这种黑暗是仿佛有厚度的,有实体的,就好像潮湿的烟雾,被其紧拥久了,甚至会感觉胸闷口干,好像黑暗涌入喉头,挤压着你的肺部。嗯……这种感觉,就好像克苏鲁降临,SAN值狂掉。

原本自由的蓝色脏辫,此刻变成了红石般妖艳,无星无月亦无梦,光之子,沦为鬼之子。

我在黑暗中茫然行走,因为缺少参照物,甚至我有没有产生位移,我都没底气。就在这糟糕的时刻,我开心的朋友通过星盘来找我。

他大呼大叫,蹦蹦跳跳,像平时一样开心,但是在我眼前,他也是妖怪模样。

他没发觉这个世界不对劲吗? 我真想叫他快跑,可是却找不到聊天框。

只能徒劳地发光,告诉我,我知道他在。 可是我的光也被黑暗吞没。他浑然不觉,只自顾自地跟我互动,甚至搞笑地跪在地上磕头。

按道理他行此大礼,我应该回礼,但我找不到按钮。 他的身影和我的身影,交织在一起,在扭曲中变形,如同武器A般,让我心理极度不适。

我只好退出重进。重进之后,不出所料,光遇世界,已经恢复往日的平静;卡卡用龙骨放烟火,平菇在弹奏竖琴,还有一些面目模糊的小黑人,嬉笑追逐。

表面上,遇境一如往日般热闹。可因为那个bug的原因,我却觉察出一丝,与以往不同的疏离感。

就好像聊斋里美丽的狐仙,夜晚在富丽堂皇的大宅院里宴宾客,白天宅院变成荒凉的坟场;又好像,寒蝉鸣泣之时里,主角们在一起每天都好像那么开心,但在看不见的地方,总伴随着阴郁的蝉鸣,蝉在叫,人坏掉……

寒蝉鸣泣之时

我不禁开始思索,我眼底的光,是真的吗?我触碰到的温暖,我体验到的快乐,是真的吗? 这个bug让我有两种想法,和大家分享一下。

01想法一,有了相遇的温暖,就会有离别的遗憾

记忆穿梭到《红楼梦》,大观园里,温柔富贵之乡,坐中多是豪英,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何其令人艳羡? 然而,下场又何其凄凉?

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者,独宝玉而已。

红楼梦

记忆流转到《菜根谭》

春色为人间之装饰,秋气见天地之真吾茑花茂而山浓谷艳,总是乾坤之幻境;水木落而石瘦崖枯,才见天地之真吾。

菜根谭认为,春天群芳吐艳,温柔繁荣,只是一场幻觉。秋天木叶萧瑟,万物凋零,才是注定的结局。 有绽放就有凋零,一切美好之物,终将凋零。

《桃花扇》里这样说道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金刚经》里这样说道:

一切有为法 皆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关于这种感觉,我们的祖先已经说过很多,但就中自有痴儿女。

缘起缘灭,云卷云舒,有起点就有终点,有了相遇的温暖,就会有离别的遗憾。

那个点燃你蜡火的人,轻轻挽起你的手,陪你一起在云野看云卷云舒,陪你一起在霞谷收集星火,陪你一起在暮土与冥龙斗智斗勇。 曾随东西南北路,独结雨雪风霜缘。你以为,你握住他的手不松开,就能握住永远。

可他却只是焚烧了你的一段华年,待到灰飞烟灭时,只留下一串灼痕,一个星盘上永不会再亮的黑点。 月不长圆花易落,一生惆怅为伊多。

02想法二,光遇这个bug也可以理解成为抑郁的正名。

最近当抑郁症这个词被过度消费之后,甚至成为一个贬义词。我想说,抑郁症真的不是矫情,抑郁症患者眼里的世界,就好像光遇发生bug时,出现的里世界视角。

周围明明充满了光,充满了温暖,但是真的看不到。只能通过推理猜到,配合着旁人演戏,强颜欢笑,装作自己很开心。

我看过一种说法,抑郁症患者,不是无法产生多巴胺,而是多巴胺的输送机制出了问题。 他们也需要爱,但难以感觉到爱,即使被爱笼罩也难以感觉到。 他们看到的世界,跟其他人看到的不一样。

所以,多点关怀和包容,少些嘲讽与恶意。让世界多一点爱。

03最后

发散性思维飞太远,最后还是要以现实为落点。

光遇这个bug,其实很好卡。加好友,好友不接受,然后你从加好友页面进入游戏,就有可能触发这个bug。

感谢你的阅读。

0 评论: 0 阅读: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