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正版游戏的大胜利!将CQB射击搬上手机是否搞错了什么?

巨透大叔 2020-05-23 15:59:44

据外媒报道,在2020年5月15日时,知名游戏公司育碧向苹果公司以及谷歌公司提起了诉讼,称这两家公司在自家的移动平台商城当中提供一款名为《Area:F2》的游戏下载,而这款游戏涉嫌抄袭育碧旗下的人气FPS游戏《彩虹六号:围攻》,一时间引起了广大媒体与玩家群体的关注。

育碧表示这款由国内某游戏工作室开发的《Area:F2》是对《彩虹六号:围攻》“近乎复写一般的抄袭”,在任何人看来都无需论证与解释,而对此指控游戏的开发组则表示这款游戏是由自家团队耗时两年自主研发,并不存在侵权行为,双方各执一词各抒己见。

实际上这款名为《Area:F2》,国内译名《代号:F2》的游戏在各大移动游戏商城上架已有些时日,这款游戏在国内并没有进行特别大力度的宣发活动,而是率先进军海外市场,在各大海外知名媒体平台均有推广活动,并且已经进入了商业化运营的状态,直到有玩家从海外媒体发掘出了这款游戏,才得以曝光在大众的视野当中。

而但凡是个玩过或者看过《彩虹六号:围攻》的玩家都能够察觉到,这款游戏确确实实如育碧所说做到了“近乎复写一般的抄袭”,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款游戏,且为什么还是手机游戏,其背后的缘由可谓耐人寻味。

CQB的“代表人”

在《代号:F2》于海外市场对外的宣传话术中,曾以“手机平台的第一款CQBFPS游戏”形容自己。

所谓CQB为Close Quarter Battle(室内近距离战斗),是一种多用于军事突击与反恐的战术模式,因多用于在各种建筑密布的狭小空间中使用而得名,但并非所有的室内战斗都能够被称之为CQB。

这一概念从多年之前就已经开始实装于各种以反恐或军事突击为题材的游戏作品当中,在游戏领域起初由于题材以及类型的缘故仅有少数玩家了解,而真正将这一概念带向大众并为人所熟知的作品当属育碧旗下的《彩虹六号:围攻》,而《代号:F2》以这种说法自称确实没错,它也确确实实是第一款以CQB为主题的手机FPS游戏,但这并不是此次事件的关键。

在聊《代号:F2》之前,不得不先聊聊它抄袭的对象《彩虹六号:围攻》(下文简称《围攻》),《围攻》自2015年上市以来其发展过程虽不算一帆风顺,但在几经波折之后如今已是一款实力不容小觑的热门游戏,为育碧旗下除《刺客信条》之外人气最高的IP,目前在全平台已有超6000万名玩家,属于一线电子竞技项目。

正如上文中所提到的那样,《围攻》是目前市面上人气最高的以CQB为主题的竞技类FPS游戏,而相较于其他的传统竞技类FPS,《围攻》最大特点在于游戏当中引入了许多CQB的概念并将其游戏化,使得“战术”这一概念在游戏当中能够通过玩家的实际操作配合角色的功能得以具象化。但也正是由于战术概念的庞大,让《围攻》成为了目前市面上最难上手的竞技FPS游戏。

《围攻》采用5V5的PVP对抗方式,其最大亮点在于游戏中的战斗地图为室内,且多数墙壁与地面均可破坏,进而让游戏的玩法更具多样性,除此之外游戏中能通过监控与无人机小车获取场景信息,而信息的获取对于对抗方式的选择也是至关重要,虽然部分设定甚至浮夸到科幻的程度,但却由于游戏玩法本身极具可玩性故深受玩家喜爱。

然而,系统的复杂也就意味着游戏的操作方式也相对复杂,《围攻》绝对当属电竞游戏当中上手难度偏高的之一,即便是FPS老手在接触《围攻》时也需要花不少时间才能熟练掌握游戏的操作方式与技巧,而操作复杂也是新手入门《围攻》时的门槛之一。

“复写一般的抄袭”

育碧称《代号:F2》为“复写一般的抄袭”,这一形容可以说毫不为过,除去游戏当中部分美术素材的差异之外,《代号:F2》无论是系统、角色、地图、玩法、机制等内容都可谓完全照搬《围攻》,没有必要过多地去考察游戏当中的哪些内容抄袭了《围攻》,可以肯定的是《代号:F2》将《围攻》完完全全地通过换皮的方式搬上了手机平台,并且没有获得育碧的授权,仅此而已。

《围攻》无疑是一款优秀的游戏,那么完全照搬《围攻》的《代号:F2》能够被称之为一款好游戏吗?实则不然,其最大问题正是在于将《围攻》“原封不动”地搬上了手机平台。

一直以来,许多厂商都有过将PC平台的热门游戏搬上手机平台的经历,对于这些厂商而言,他们只会思考将这些在PC平台受欢迎的游戏搬上手机平台能不能火的问题,而不会去思考这些游戏究竟适不适合手机平台,即便不合适也会通过繁琐的调整“强行”将其变得合适,最终就导致这些游戏在手机平台上光是操作按键就已经能占据半个屏幕的位置。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这是一种极端且不人道的设计方式。

《围攻》以上手操作难著称,即便是使用受众群体最大的键鼠操作也很难快速掌握,而将这样一款游戏“原封不动”的搬上手机平台,将需要键鼠操作的每一个按键都贴在了屏幕上,其效果可想而知。

《代号:F2》效仿《围攻》采用CQB为游戏主题本身没有任何问题,毕竟以CQB为主题的游戏作品并非只有《围攻》独一家,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在《代号:F2》当中基本没有多少东西能够称得上是开发组“自研”,这照搬可谓搬得相当彻底,完全没有针对手机平台进行调整,整个游戏的体验除去“别扭”之外还可以用“糟心”来形容。

或许《代号:F2》的开发组本身极度缺乏游戏设计经验,亦或是没有对游戏平台与游戏环境进行充分的调查,进而成为了第一个知难而上的“愣头青”,他们无非是看中了“手机平台没有CQBFPS”这块市场,但却不知道为何手机平台没有这类游戏作品的原因。

《围攻》成为热门游戏并非只有一年半载,怎可能未曾有人相中这一类型,但难题并非是“做什么”而是“怎么做”,而像照抄这种粗暴而又极端的方式,《代号:F2》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行不通”与“不可行”。

结语

值得一提的是,在育碧起诉事发的五天后,5月20日育碧对于苹果与谷歌的诉讼成功生效,两家随即对《代号:F2》进行了调查,两大平台相继将游戏下架,并且《代号:F2》的开发组官方也在各大社交平台对外宣布游戏正式停服,并且可为充值过的玩家提供退款服务,这一次是正版胜利了。

抄袭在国内一直都是一个屡见不鲜的行为,而国内多数厂商在抄袭时往往会走在涉及侵权的边缘地带,难以被正式的相关条款所制裁,随着一桩又一桩抄袭案件的解决,或许在未来相关的制度也会逐渐完善与成熟,希望在未来市面上能够少出现一点,或者不再出现抄袭游戏,厂商们钱挣得舒心,玩家们也不会有所抱怨。

0 评论数:0 阅读数: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