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无数人落泪的爱情故事,打败传送门2的最佳剧本——去月球

追狐狸的人 2020-10-17 21:32:43

在一个架空的世界里,人类的科技已经发展到了能够随意修改记忆的地步,甚至出现了专门帮助病人修改记忆弥补遗憾的科技公司。

有一天记忆穿越代理瓦茨和罗莎莉恩接到了一个奇怪的委托,一位名为约翰的老人拜托他们在他的记忆中植入一段虚假的记忆,以完成一个他多年的执念——去月球。

两位博士此时还没意识到,他们将要修改的,是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情。

去月球(to the moon)是一款由Kan“Reives” Gao和独立游戏开发团Freebird Games的小成本独立游戏。

在大家的眼睛被大厂养刁了的今天,像素游戏想要在一众强敌之中杀出重围,就需要更为优秀。

2011年,去月球凭借着感人至深的剧本挫败了《凯瑟琳》和《传送门2》,夺得了GameSpot的最佳剧本奖。

这款游戏到底讲了怎样的一个故事呢?能够让无数玩家为其“猛男落泪”,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部看上去异常简陋的神作。

约翰与莉娃

当罗莎莉恩和瓦茨来到雇主约翰的床前时,约翰已经油尽灯枯,行将就木,他几乎失去了对话能力,却不断地重复一个单词:月球。

约翰为什么想要去月球瓦茨和罗莎莉恩不关心,他们只要完成雇主的委托就好。

去月球这款游戏中的修改记忆并不是像写剧本一样改写委托人的一生,而是要改变那些关键的人生节点,让记忆的主人顺着暗示自己生成虚构的记忆。

罗莎莉恩和瓦茨首先要做的就是收集约翰的生活痕迹,以成为修改记忆的参考。

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了约翰家中一个从不让人进入的房间。

房间的地上散落着满地的兔子折纸,桌子上还摆着一个丑陋的鸭嘴兽玩偶,罗莎莉恩一时不明所以。而随后在屋子后面的灯塔中,罗莎莉恩也发现了一样的场景,而灯塔外,便是约翰亡故妻子莉娃的坟墓。

折纸和鸭嘴兽玩偶都属于约翰亡故的妻子莉娃,这是游戏的早期就能获得的信息。

随后,收集到足够痕迹的瓦茨和罗莎莉恩就发动了机器,开始了对约翰的记忆修改。整个游戏采用了倒叙的叙事手法,也就是我们将从约翰的老年时期开始,逆向得旁观约翰的一生。

折纸兔子

在游戏的第一幕里,玩家们会回到莉娃还没有死去的时候,那时候的莉娃看上去像是身患重病,衰弱不堪地躺在床上。从两人的对话中,玩家可以得知他们正在讨论莉娃医药费的问题,约翰安慰妻子,他们的钱还足够。

莉娃却笃定得说,她算过家里的财产,是远远不够的,希望约翰能把钱用来建造那座房子,并且好好照顾“她”,为了不让大家产生误解,所以这里提前剧透一下,莉娃口中的“她”指的是前文中提到过的那座灯塔。

约翰对莉娃的想法很不理解,不明白为什么建造房子比她的生命更重要。但他终究没有问出口。

随后,莉娃拿出一只双色的折纸兔子,问约翰这是什么?约翰说这是一只兔子,和你做的其他兔子一模一样。

从游戏的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房间里散落着大量的折纸兔子,想来都是莉娃折的。得到约翰回答的莉娃看来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不停地追问约翰“还有呢?”

约翰答不上来,只能转移话题,说自己为莉娃写了一首曲子,可以弹给她听,曲子的名字就叫《致莉娃》。

灯塔

时间线接着向前跳跃,约翰、莉娃和他们的两个朋友在餐厅里吃饭,桌子上还摆着约翰喜欢吃的腌橄榄,腌橄榄是这个游戏中的一个重要伏笔,在整个游戏中多次出现。

在他们的谈话中我们得知,他们正在筹备建造一间房子,就坐落在那座莉娃最喜欢的灯塔前面,并且我们还能得知,莉娃和约翰也是在那座灯塔前结的婚。

在席间,女士们离开之后,约翰和朋友说起了莉娃,他说莉娃每天什么都不做,只是折那些怪异的纸兔子,现在纸兔子都已经要把房子都填满了。可即便莉娃这样,约翰依旧爱她。

记忆再度回溯,约翰和朋友们说起莉娃的病症,原来莉娃一直都患有一种病——亚斯伯格症候群,这种病类似于自闭症,患者永远无法正常得表达心中所想。

很多玩家玩到这里就产生了推测,莉娃折的那些纸兔子,是不是在表达什么她说不出口的事情呢?

婚礼

时间来到莉娃与约翰结婚的这一天,在婚礼上,约翰的妈妈在祝福他们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一句,“我为你自豪,乔伊。”可乔伊是谁?游戏里并没有这个角色。整个剧情中似乎掩藏了什么秘密,而秘密的答案,只能回到约翰的前半生去寻找。

恋爱

回到约翰和莉娃还在恋爱的时期,这段记忆中两个人都还是正值青春的少年,他们相约着看电影,可约翰在电影院里看了半天也没等到莉娃,他只能从影厅中出来到走廊等莉娃。可莉娃这时却从电影院里走了出来。问约翰为什么看到一半就离开了。

约翰愣住了,问莉娃为什么到了电影院却不坐到他旁边。莉娃却说:“我们在同一个空间里,看同一场电影,这不就是一起看电影吗?”

约翰很无奈,这时他并不知道,其实莉娃的表现正是亚斯伯格症的特点(此时莉娃还没检查出病症)。而后约翰重新邀请莉娃一起看电影。两个人回到座位上,这一次,他们坐在了一起。

约翰与莉娃搭讪的那一天,像所有腼腆的高中男生一样,他的开场白很蹩脚,还夸奖了莉娃一直带在身边的那只丑陋的鸭嘴兽玩偶。

可莉娃却没有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说,主动跟他聊起了灯塔,约翰不了解灯塔,更不知道为什么莉娃要聊这个话题,但好在,他顺利得完成了邀请。

断层

记忆再向前追溯就要来到约翰的童年时期了,可这时候两个博士发现,约翰的童年发生了严重的记忆断层。他童年的记忆像是一片虚无的深渊,没有任何可以搜寻的存在,也许潜意识深处还藏着那段记忆,但却需要其他的方式来唤醒。

瓦茨和罗莎莉恩没有办法,只能先着手修改现有的记忆,可他们发现无论怎么修改,约翰都不能在心中产生去月球的欲望,如果不能产生对月球的向往,那么无论他们怎么修改,约翰都没办法构筑出去月球的经历。大家可以理解成做梦,人只能梦到脑海中想过的事情。

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尝试去往约翰的童年,跨过他们之前看到的记忆断层。好消息是,他们成功了。

约翰的童年发生过两件主要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他曾经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名为乔伊。

没错就是婚礼上约翰母亲喊错的那个名字。

本来他们应该一同长大,可因为约翰母亲的一次疏忽,她亲手撞死了自己的孩子。从那以后她的精神就有些失常,甚至为了掩盖这段悲痛记忆,她给年幼的约翰喂食了大量的记忆阻滞剂,让他彻底地忘却了自己的童年,忘记了自己曾经有一个兄弟。

这就是为什么约翰的童年回忆会出现断层的原因。而且,腌橄榄本来是乔伊最喜欢的食物,在乔伊死后被母亲强加在了约翰身上。

谜底

而第二件重要的事,就是去月球所讲述的整个故事的答案。

那是约翰很小的时候,他跟妈妈一起参加了一次嘉年华,结束后,他自己爬上了一座小山丘。

那一晚,星空很美,年幼的约翰不自觉发出了感叹。

这时,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正是年幼的莉娃,约翰便主动邀请莉娃一起看星星。

浩瀚无垠的星空之下,两个孩子并肩而坐,他们讨论了很多东西,甚至想要在满天繁星中找出一个“兔子座”,最终还真的让他们找了出来,耳朵、手脚、还有一个圆滚滚的肚子。

约翰指着月亮说:“那就是他的肚子。”

而后莉娃告诉约翰说,她从没对任何人讲过,她一直认为天上的星星都是一座座灯塔,只不过彼此相距太远,所以听不到彼此的呼唤。其实这里莉娃除了说星星,也是在说自己,在亚斯伯格症患者的眼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像星星一样遥远。

她听不见别人的呼唤,也不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有时候,走进一个女孩的内心只需要一瞬间。那一晚上,约翰做到了,他告诉莉娃天上的灯塔之间也是热闹喧哗的,也是他最开始,主动拉过莉娃一起看星星。

莉娃的心中,从那一刻起就永远有了约翰的一席之地。此后的人生里她一直想让约翰回忆起那个夜晚,却至死都没能做到。

最后,约翰在妈妈的呼唤下离开了,离开时他们约定好:明年的此时此刻,他们可以在这里再次相见。

约翰:老时间,老地点?

莉娃:恩。如果你忘记了怎么办?

约翰:那我们总会在月亮上相遇的,傻瓜。

临别时约翰送给莉娃一只鸭嘴兽玩偶,莉娃抱着鸭嘴兽孤单得看星星,一抱,便一辈子没有放下。

约翰想要去月球的谜题至此才真正解开,那是他儿时对一个女孩的承诺,也是他对莉娃一生的辜负。

莉娃在第二次相遇的时候就想起了约翰,可约翰却因为记忆阻滞剂的影响忘记了莉娃,也忘记了兔子座下的约定。

结婚后,莉娃想要用纸兔子、灯塔来让他回忆起来,却也都宣告失败。因为亚斯伯格症的原因,莉娃没有办法说出自己的心意,她只能在心中一遍遍懊悔——为什么他不是最初的那个他。

End

在故事的结尾,罗莎莉恩删除了约翰所有关于莉娃的记忆,让他成为了一名宇航员,进入航天局。可这段爱情远比她想象地刻骨铭心。

就算关于莉娃的所有记忆都删除了,在约翰后来的幻想中,莉娃还是出现了。她作为约翰航天局的同事重新于约翰相识。携手飞往了月球。

一款好的游戏,永远是能带给大家游戏之外的思考的。去月球这款游戏,除了让大家落泪之外,也带给了大家对爱情更深刻的理解。

在纯粹的理想中,爱情不仅仅是搭伙过日子,更重要的是灵魂上的沟通。内心世界孤独的莉娃遇见了热情主动的约翰,她第一次尝到了交流的快乐——灵魂的共鸣。

而在后来,约翰忘记了那晚的事情之后,他依旧爱她,但已经无法做到灵魂层面的无障碍交流了。

所以莉娃一生都在做的事情,就是找回那个能够灵魂对话的约翰,这不是矫情,也不是无理取闹,而是她对爱情的追求。

现实世界中,很多感情也和约翰莉娃一样,并非是有什么东西变质了,而是漫长岁月磨平了沟通的欲望,让交流流于表面。

我依旧会关心你喜欢吃什么,却不再注视着你深夜里眺望的星辰了。

于是人们渐行渐远,日夜淡薄,最终只能在月亮上重逢。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0 评论: 0 阅读:13